韩啸与世界最著名艺术评论家阿瑟·丹托谈当代艺术  

  韩啸只喝自己做的茶,别人制茶太过粗糙。2005年,他带着司机助理一同前往安溪寻访传统工艺的铁观音。当他谈到传统工艺当中摇青时间与温度、转笼速度的关系时,当地茶工艺大师陈双算师傅不无疑惑的问:“你家也种茶?你怎么能研究到如此程度?这个细节我从没注意过。”韩啸没有回答,事后在分管茶叶的陈县长再三追问下,韩啸才无奈地叹了口气,语气落寞而萧瑟:“钟情之事,必殚精竭虑。”
韩啸与世界最著名艺术评论家阿瑟·丹托谈当代艺术  
  韩啸做过很多奇怪的事,别人不愿做、不爱做、不屑做、不能做、不敢做之事。曾是整形医生的他,几次前往艺术最高学府深造,并成功在世界各地举办艺术展览。2006年研习艺术,两位中国当代艺术巨擘彭锋、王春辰都给他策展,展览在当代艺术顶峰殿堂举行。他还受邀参加了美国迈阿密Basel博览会、佛罗伦萨双年展等世界顶级展览。世界最著名的艺术理论家阿瑟•丹托盛赞他的作品,英国批评家约瑟夫•坦克著长文评介他的作品。批评家易英教授、管郁达教授、王小箭教授等都评论这个神奇的闯入者以精致完美的精神撼动这个艺术体制。即便如此,但韩啸一向耐人寻味地称:我不是艺术家,我是生活家。他以职业艺术家身份在世界艺术界声名鹊起,各方展览邀请纷至沓来。2014年他却出人意料地要再次投入手术一年,原因是以他的标准看来绝大多数美容手术都是毁容,甚至从设计之初就荒谬错误;痛惜之余,他决定做一年高难度整形失败后的修复手术。当他的导师周兴亮教授——中国最早开展吸脂手术的整形界名宿,看过他近期的手术之后感叹道:五年前他遍习全天下招式,后来出世做艺术,而今再入世回到手术台。已经忘记了所有的技术模式,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看他的手术过程,是一种趣味十足的享受。但是韩啸说,手术只是他生活中很少的一部分,是获得快乐的手段之一。韩啸与世界最著名艺术评论家阿瑟·丹托谈当代艺术 
  有人评价他的某些方面是嵇康、王尔德或黄药师,但韩啸却希望活成张潮、李渔或袁枚。悲哀的是,无论莎士比亚、卡夫卡、尼采怎样谈论完美、怎样推崇精英主义,但是一个苛求细节的痛苦的完美主义者永远不可能成为他所向往的享乐家。悠游卒岁、且斗樽前终究是一场梦。韩啸与世界最著名艺术评论家阿瑟·丹托谈当代艺术 
韩啸与世界最著名艺术评论家阿瑟·丹托谈当代艺术  
笔者按:韩啸是我采访过的人中最令人感兴趣的一个,他孤独寂寞而友朋天下,熟谙世事又天真浪漫,豪气干云又内向自闭。天才就是《香水》男主角般经过自我发现、自我认同、自我放逐之后的极致而圆融的矛盾体。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韩啸,我不愿对你和盘托出我知道的一切;因为一旦那样,我就永远失去我所独享的那个韩啸了。
隐私保护
当前位置: 主页>业内新闻>

韩啸与世界最著名艺术评论家阿瑟·丹托谈当代艺术  

时间:2019-08-30 17:21 来源:韩氏网 作者:admin 点击:
韩啸只喝自己做的茶,别人制茶太过粗糙。2005年,他带着司机助理一同前往安溪寻访传统工艺的铁观音。当他谈到传统工艺当中摇青时间与温度、转笼速度的关系时,当地茶工艺大师陈双算师傅不无疑惑的问:你家也种茶?你怎么能研究到如此程度?这个细节我从没注意
  韩啸只喝自己做的茶,别人制茶太过粗糙。2005年,他带着司机助理一同前往安溪寻访传统工艺的铁观音。当他谈到传统工艺当中摇青时间与温度、转笼速度的关系时,当地茶工艺大师陈双算师傅不无疑惑的问:“你家也种茶?你怎么能研究到如此程度?这个细节我从没注意过。”韩啸没有回答,事后在分管茶叶的陈县长再三追问下,韩啸才无奈地叹了口气,语气落寞而萧瑟:“钟情之事,必殚精竭虑。”
韩啸与世界最著名艺术评论家阿瑟·丹托谈当代艺术  
  韩啸做过很多奇怪的事,别人不愿做、不爱做、不屑做、不能做、不敢做之事。曾是整形医生的他,几次前往艺术最高学府深造,并成功在世界各地举办艺术展览。2006年研习艺术,两位中国当代艺术巨擘彭锋、王春辰都给他策展,展览在当代艺术顶峰殿堂举行。他还受邀参加了美国迈阿密Basel博览会、佛罗伦萨双年展等世界顶级展览。世界最著名的艺术理论家阿瑟•丹托盛赞他的作品,英国批评家约瑟夫•坦克著长文评介他的作品。批评家易英教授、管郁达教授、王小箭教授等都评论这个神奇的闯入者以精致完美的精神撼动这个艺术体制。即便如此,但韩啸一向耐人寻味地称:我不是艺术家,我是生活家。他以职业艺术家身份在世界艺术界声名鹊起,各方展览邀请纷至沓来。2014年他却出人意料地要再次投入手术一年,原因是以他的标准看来绝大多数美容手术都是毁容,甚至从设计之初就荒谬错误;痛惜之余,他决定做一年高难度整形失败后的修复手术。当他的导师周兴亮教授——中国最早开展吸脂手术的整形界名宿,看过他近期的手术之后感叹道:五年前他遍习全天下招式,后来出世做艺术,而今再入世回到手术台。已经忘记了所有的技术模式,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看他的手术过程,是一种趣味十足的享受。但是韩啸说,手术只是他生活中很少的一部分,是获得快乐的手段之一。韩啸与世界最著名艺术评论家阿瑟·丹托谈当代艺术 
  有人评价他的某些方面是嵇康、王尔德或黄药师,但韩啸却希望活成张潮、李渔或袁枚。悲哀的是,无论莎士比亚、卡夫卡、尼采怎样谈论完美、怎样推崇精英主义,但是一个苛求细节的痛苦的完美主义者永远不可能成为他所向往的享乐家。悠游卒岁、且斗樽前终究是一场梦。韩啸与世界最著名艺术评论家阿瑟·丹托谈当代艺术 
韩啸与世界最著名艺术评论家阿瑟·丹托谈当代艺术  
笔者按:韩啸是我采访过的人中最令人感兴趣的一个,他孤独寂寞而友朋天下,熟谙世事又天真浪漫,豪气干云又内向自闭。天才就是《香水》男主角般经过自我发现、自我认同、自我放逐之后的极致而圆融的矛盾体。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韩啸,我不愿对你和盘托出我知道的一切;因为一旦那样,我就永远失去我所独享的那个韩啸了。
更多
------分隔线----------------------------
胸部整形 | 吸脂减肥 | 面部整形 | 皮肤美容 | 鼻部整形 | 眼部整形
Copyright 2012 韩氏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30309

分分时时彩 一分时时彩 平安彩票投注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 分分时时彩 快乐时时彩 平安彩票登陆 快乐时时彩 一分时时彩 快乐时时彩开奖直播